主管:国家广播电视总局
  • 主管:国家广播电视总局
  • 投稿热线:010-86092062
  • 主办: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广播电视规划院
  • 国际刊号:ISSN 1673-5218
  • 编辑出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电视专业委员会
  • 国内刊号:CN 11-5863/TN
  • 主编:李新民
  • 邮发代号:2-547
在线投稿
2期导读:传统电视与新媒体融合 本质上是异质同构

       克里斯·安德森在其著作《长尾理论》中指出:“广播电视有一个了不起的地方,它可以用无可匹敌的功率,将一个节目传送到数百万人面前。但是相反的事情,它却做不到——将数百万节目传送到同一个人面前,而这正是互联网的强项。”这句话道出了传统广播电视媒体与互联网新媒体的重要差异:广播电视姓“广”,互联网新媒体姓“互”。“广”与“互”可以竞争、互补,但很难相互取代。传统电视媒体,可以通过自办新媒体,将自己转型升级为“广播+交互”的新型媒体,并与社会新媒体异质同构,共建信息时代传播新体系。


       大众传播与个性化传播各有优劣。大众传播是广播式传播,特点是“一”对无数个“N”,传播的范围广、内容的专业性、权威性强,占用资源少、性价比高。缺点是只能单向传播,不能双向互动,传播的精准度不高,丰富性不足,便捷性不够。个性化传播是通讯式传播,其特点是一对一,传播的精准度高,可以双向互动,一个终端,可以通过互联网同步连接浩瀚的信息世界,能够随时随地、随心所欲地满足不同用户多样化的信息需求,和对信息呈现形态的良好体验。缺点是占用的资源多,相对成本高,传播内容可控性、专业性、权威性低。网络新媒体适应互联网时代人的开放性、自主性和便捷性的要求,发展迅猛,其传播影响力在不少方面已开始超越传统电视媒体,并迫使电视顺应时代要求,通过自身的新媒体赋能,转型升级为具有多媒体特征的新型媒体。 


       “新型媒体”不等同于“新媒体”,电视转型升级打造新型媒体,不应理解为新媒体化。所谓新媒体不仅是新技术,还是新体制,新观念,新模式。传统电视与互联网新媒体,有许多相同、相近的属性,但在传播方式、功能和运行体制上也有不同的特点,新老媒体可以相互竞争,相互融合,但不能相互取代。一些报刊放弃纸媒,将自己变成电子媒体,以为就成了新媒体,实际上是新瓶装老酒,多数效果并不好。在网络化、智能化时代,大众式传播有可能通过“互联网+”和算法,强化交互性和精准性,但不应该放弃自身优势,与新媒体同质化生存。 


       中国电视的社会地位和媒体制度是中国政治、经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电视作为官办媒体,是党和政府的喉舌,与商业性和个性化的新媒体不同,电视必须坚持社会效益优先,为国家和人民群众整体利益服务,具有一定的事业属性,必然受到国家政策的管制和保护,只能与新媒体求同存异,而不能新媒体化。特别是众多的基层电视台,是党和政府联系人民最直接的桥梁,在重大自然灾害发生和社会动乱等特殊时期,是动员社会最有效的应急工具,绝不应该也不可能完全市场化。


       新媒体不仅是新技术,更是新体制。正是灵活轻便的媒体制度,保证了社会新媒体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独立法人地位,使其在内部的决策经营、外部的项目投融资、人才的引进等方面有充分的自主权。这些条件传统电视很难具备,因而只能与新媒体进行有限的融合竞争。


       总之,传统电视媒体的社会存在价值,是权威性、专业性、主流性和公益性。未来的传播是多层次、立体型的。电视转型升级,无论是自己办新媒体,还是与社会新媒体融合发展,本质上是通过新媒体、新技术赋能,扩大自己的传播影响力。并通过异质同构,共建适应信息社会要求的新型传播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