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国家广播电视总局
  • 主管:国家广播电视总局
  • 投稿热线:010-86092062
  • 主办: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广播电视规划院
  • 国际刊号:ISSN 1673-5218
  • 编辑出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电视专业委员会
  • 国内刊号:CN 11-5863/TN
  • 主编:李新民
  • 邮发代号:2-547
在线投稿
2020-4期导读:互联网成为中国抗击疫情的利器

        2020年初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与人类历史上任何一次疫情相比,一个显著的不同之处,是互联网在抗疫中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近年来,随着互联网技术的跨越式发展,人类物质以及信息的流动,无论是在范围上还是速度上,都得到极大的扩展和提升。互联网技术推动了人类社会的演进,也正在重构原有的社会发展格局。


        新冠疫情的发生,触发了网络信息的爆发。吹哨人的几声低语,通过网络媒体一传十、十传百,产生了势不可档的蝴蝶效应,迅速传遍了全中国、震惊了全世界。新冠病毒人传人的模式是接触性传播,在疫情爆发的初期,由于基数小,传染扩散范围有限,未能引起人们的足够重视,导致应对不力,造成后期防控的困难。网络传播为非接触性指数级传播,其传播的速度、广度、深度远远大于疫情的传播。由于人类对新冠肺炎病毒传播途径了解有限和治疗手段的缺失,海量的舆情信息传播使人们真假难辨、应接不暇,在放大疫情恐惧的同时,也促使人们提高警惕,作出迅速强烈的反应。如何正确认识疫情传播和网络传播的不同特点及相互影响,充分利用网络传播迅速、广泛、深入的特点,做好疫情预警报道、抗疫动员、组织协调、防疫知识普及、防疫信心提升等方面的工作,可减轻恐惧心理,纠正错误信息,减少干扰,形成有利于抗疫的舆论环境,助力抗疫战役的顺利推进。 


        互联网成为中国此次抗击新冠疫情的利器。4月8日零点,武汉解除封城,表明中国疫情防控取得重大胜利,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取得如此大的进展,一个基本的原因是中国政府果断迅速地在全国采取了封城隔离的举措。这种前所未有、遍及全国城乡的非常规手段之所以能有效实施,除了文化和体制的因素外,互联网在中国的普及和广泛运用发挥了关键作用。通过互联网提供的信息传播、互动社交、电子商务、电子支付、在线办公、在线学习、在线娱乐等虚拟手段,使人们足不出户可以尽知天下事、买到所需物、享受到多种服务,实现日常生活和工作学习的基本需要。在全球化、信息化时代,实施严格封闭隔离,最关键的是稳定民众的情绪,否则一旦民意失控,将造成灾难性后果。此次抗疫取得重大胜利,证明中国已经超越全球多数国家,进入了网络化社会。互联网时代的现实社会,不再局限于物理世界,社会关系的建立不仅发生在线下,也发生在线上,虚拟世界已经成为一种新的社会现实。从地域型社会向网络化社会转型的过程中,人际交往的形式和内容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正确认识这种变化,积极应对新的挑战,提高社会治理能力,是此次抗疫斗争给我们的重要启示。


        在网络化社会,舆情管理需要深化改革,才能更好地适应网络化生存的需要。疫情发生早期出现的地方瞒报和主流媒体舆论监督失灵,耽误了关键的防控窗口期,使疫情一度失控,教训是深刻的。它暴露了我们在媒体管理和舆情管控方面存在不适应的问题,应引起高度重视。在国家升级抗疫的过程中,党和政府以最大的诚意保障了舆论信息尽可能的公开,因此媒体能够充分报道防疫中出现的各类事件,对引发舆论争议的问题,及时客观回应,使老百姓能适时充分了解国家和各地抗疫的举措及进展,缓解了民意的不满,疏解了情绪,引导了舆论。中国舆论生态在疫情抗击中获得了很大的自由度,不仅没有给社会添乱,反而有助于政府动员社会,顺利推进抗疫的进程,从而维护了党和政府一切为民的形象,赢得了民众的信任和广泛的配合。主流媒体和网络媒介两个舆论场,在万众一心抗击疫情的决战中实现了最大公约数,形成了主流媒体为引领、网络舆论同呼应的可喜局面,打了一场漂亮的抗疫舆情战,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世人对中国舆情管制的刻板印象,对深化媒体改革,优化舆论管控,有积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