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国家广播电视总局
  • 主管:国家广播电视总局
  • 投稿热线:010-86092062
  • 主办: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广播电视规划院
  • 国际刊号:ISSN 1673-5218
  • 编辑出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电视专业委员会
  • 国内刊号:CN 11-5863/TN
  • 主编:李新民
  • 邮发代号:2-547
在线投稿
2020-9期导读:影视重构人们的审美情趣

  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审美时尚,不同的人也有不同的审美情趣。在视觉传播时代,人们的审美情趣和社会的审美时尚,在很大程度上被影视传播所重构。马克思曾说过,人类掌握世界的方式有4种: 理论的、实践的、宗教的、艺术的。艺术的即审美的,它通过艺术的手段与方式,模拟、再造出另一个与现实世界平行的虚拟世界,帮助人们以一种新的方式、新的角度去感受不一样的生活。


  与现实生活不同的是,艺术审美通过符号化的方式,借助抽象性、虚拟性,能更好地超越时间与空间,获得更为新奇和美妙的体验,让人超越现实生活,摆脱精神重压,实现精神的愉悦和对世界象征性的把握。


  影视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文化神话。电影、电视和网络视频的出现,为人类开拓了全新的视听空间,视觉形象是最直接、最清晰和最丰富的感性认知形态,影视动态画面的视觉本性提供给观众日常生活场景的审美感知,给观众带来全新的视觉体验。


  影视传播的魅力在于它以一种真实、生动、鲜活的影像给人身临其境的感受信息社会与以往社会不同的一个最大的特征,是我们所感知的世界,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是一个拟像与仿真的媒介化世界。在这个世界,往往不是实在的客体生存决定着人们的见闻和意识,而是“符码”“拟像”“仿真”,重构着人们的社会认知。信息复制传播的影像符码,正在悄悄地改变人与现实世界的关系。


  当代社会,人们的生存压力大、生活节奏快,观看影视是为了获取信息、放松精神、舒缓压力,得到娱乐和美的享受。有人做过调查,一个普通的成年中国人,每天接触电视、手机等影视媒介的平均时间已超过5小时。现代人与影视传播媒介的这种亲密关系,充分说明影视生活已经成为继“衣食住行”之后第五种生存性需要。


  在漫长的社会历史进程中,受客观条件的限制,艺术传播只能在有限的时间和空间中进行。进入信息社会以后,人类的艺术生产和生活进入了一个无处不在、无时不有的新时代。马歇尔·麦克卢汉强调大众媒介建构塑造社会文化的巨大作用 ,他认为媒介即信息,不同的媒介就会有不同的社会形态和文化艺术样态。


  今天,影视传播、文化艺术与商业经济日趋融合,市场利益驱动使商业化运作纳入到艺术传播过程,影响和重构着人们的艺术观念和审美情趣。大众化、时尚化、流行化成为当代影视文艺的显著特征,新的传播媒介和传播技术的不断发明创造,给艺术生产和消费带来革命性的巨变。不 仅产生了许多新的艺术种类,而且深刻地改变人们的艺术生活方式,重构人们的艺术价值观和审美情趣。


  当前,一些影视娱乐节目的审美缺失现象令人忧虑。低俗的搞笑、肤浅的娱乐、低下的品味、脱离现实的捕风捉影、道听途说、恶意炒作等屡屡见诸荧屏。审美变成了审丑。正如一副对联:“掌声、笑声、尖叫声,声声刺耳;私事、丑事、无聊事,事事开怀”。勾勒出了一幅集体无意识的现代娱乐狂欢图景。


  美是事物促进和谐发展的客观属性与功能激发出来的主观感受,它是合目的性(善)与合规律性(真)的统一。影视媒介在重构人们的艺术价值观和审美情趣中的重大作用,也必然要求影视传播要有更多的社会担当,通过真、善、美的传递,帮助人们抵制庸俗、低俗、畸形的艺术表现方式,树立正确的艺术价值观和健康的审美情趣。


  每个人对于美的理解和需求都是不一样的,每个时期对于美的认知也是不尽相同。人类使用媒介的能力是需要后天习得,与经济文化发达国家相比,我国观众总体使用媒介的能力和水平不容乐观,人们的观看行为随意,品味不高,缺乏引导。观众媒介素养提高取决于文化素养、艺术 修养、道德水平和辨别鉴赏能力的养成,这不仅需要受众自身的努力,也需要传媒的引导和社会的推动。